通知
  • 关于网站更多信息请加QQ群(1061691290)
  • jpress升级到4.x,显示有些问题,修复中
  • 网站还会持续更新

写一下我的爷爷

448人浏览 / 0人评论 / | 作者:whisper  | 分类: 晴雨  | 标签: 生活,生,活  | 

作者:whisper

链接:https://www.proprogrammar.com/article/1058

声明:请尊重原作者的劳动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


我爷爷是2013年过完年没到正月15死掉的,死得很凄惨,一个贫病相加的农村老人,死了也不失为一种解脱,但他一定是不想死的,他想活的愿望是那么强烈。

不记得是之前的哪年了,反正是死前的好几年,我听说是因为到别人家平房顶上看推牌九,不知道被推无意推了下来,然后摔到了头,脑子里多了很多泡泡,就是有空气,然后将死了好长一段时间,在家里地上铺上草,盖上被子,就这样躺了几个月,然后尿道也出了问题,要插管才能尿出来,每天没事就哎哟的小声叫,但奇迹是竟活过来了,从但从此尿道上就插个管子,走路晃晃悠悠的。

当时我就很惊讶人的生命力是真得顽强,然后他还特别爱上街,每到逢集就推个破架车晃晃的去赶集,村子距街上有两三里,每到上坡他就挣扎着推,看得人心惊。

old_thing.jpeg

有一回我回家,看到他躺在床上,我心里很难受,一是因为知道他命不久已,二是因为我也不能做些什么,当时我自己也一身问题,这时隔壁村来了两个小孩来卖破烂,只见他很熟练的从床上起来,用秤称铁,脸上还带着笑容,做完这一切又安然的躺在床上。

虽然生病,但家庭条件不是很好,也没有什么好吃的,但有时有吃的,他会拿给我吃,我一看,都是些什么呀,都是最便宜的那种吃的,有得外表还很难看,好像是过期的,我就不吃,但他就会吃得很开心。然后现在我想到了我小时候,他那时会买些中午时卖不掉的坏香蕉和坏葡萄,然后去叫我和他一起吃,那时我还小,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,而且别人也不知道,就用水洗洗吃。更小的时候,家里养猪,会煮芋头当猪食,这时我会偷偷的从锅里偷给猪吃的芋头吃,当时觉得极其美味,因为很甜,那时除了红心的还有白心的,白心的是不甜的,因为吃过不甜的,所以吃甜的就觉得很好吃

zhu_hong_shu.jpeg

然后说到猪,想到了另两件事,一件是爷爷养得最后一只猪,养好好几年的母猪,我们那边叫老骚猪,肉难吃,有味,是用来过小猪的,叫隔壁村的买去了,然后拉回去的半路上死掉了,买的人就来退,然后爷爷就钱退给别人了,家里人都埋怨他傻。还有一件是有一年家里来了个不知哪里的老头子,在我家住了好久,好像是那种没有家的,也没有钱,走时因为没钱,把破自行车给了爷爷,然后爷爷给了他一百块钱,也因为这事被埋怨了好久。

在他走之前的一段时间,状态很不好,有一回我回家,只见他光着身子在门外拉屎,因为身体不好,所以都光着身子睡,这样屎啊尿啊也方便,我就过去给他擦屁股,这也是我能做的为数不多的事情,那时他住在原来是锅进的小茅草屋里,惟一的电灯有一个开关,就在他床头,他按一下就亮,再按一下就暗,晚上我从边上走过,他听到有人就按亮一下,看看有没有人。

他还有一个非常肮脏的毛巾,可能他也很爱干净吧,但不懂得怎么把自己弄干净,每次就用那条很肮脏的毛巾蘸热水擦脸,擦得很认真,但那条毛巾真得很脏,他脸上皱纹也很重,根本不可能擦干净,每次看到这种情形,我心里想笑又想哭。

dirty_towel.jpeg

在他走的时候我也放假在家,他可能是特别难受吧,那天夜里他叫得很大声,我被他叫得整个人要疯掉,那种感觉我终身难忘,第二天起来没有了叫声,一看已经断气了,就这样一辈子过去了。那天我带了一个电热毯回去,是我妈买的,我有点想给他用,因为是冬天,但我又嫌他脏,所以没有给他用,没想到第二天就没了,现在想想心里还是很难受。

在他最后的那些年,每次见他都很难受,看到他日子过得很不好,知道他日子也不多了,而且他的每个在我看来不好不得体的行为都让我不舒服,他死了家里少了个负担,但心里总觉得有些东西,那就让他们留在心底吧。

tomb.jpeg

总得来说我的心里还是很有歉意的,如果他的儿子孙子能多做一些,他可能不会那么早死,活得那么不成人样,死得那么悲凉,现在家中的情况也依然很不好,就是那种没有被文明之光照耀到的角落,老农村的景像,也许你可能在一些老一辈人写的书里看到过,但我是经历过的,虽然我读了书,进过大学,进了城工作,早已看不惯那一切,但看不惯归看不惯,但是我能看得懂。人生真得如一盏油灯,油烧光了,灯灭了,人也去了。一辈子就那么浑浑噩噩,辛辛苦苦,晦暗不明。

真得还有好多话想说,但暂且先沉默吧。


亲爱的读者:有时间可以点赞评论一下

点赞(2) 打赏

全部评论

还没有评论!